Wednesday, August 10, 2022
No menu items!
spot_img
Home股票股市富祥药业因信披问题遭通报批评 业绩会表述或再引投资者“遐想”

富祥药业因信披问题遭通报批评 业绩会表述或再引投资者“遐想”

富祥药业因信披问题遭通报批评 业绩会表述或再引投资者“遐想”© Reuters. 富祥药业因信披问题遭通报批评 业绩会表述或再引投资者“遐想”

财联社5月12日讯(记者 王俊仙)新冠治疗药物供应链的一点“风吹草动”,都能搅动资本市场股价,这也相当考验上市公司在此间信披的真实准确完整。5月12日晚间,富祥药业(300497.SZ)收到深交所通报批评处分决定,主要因为公司前期对莫匹拉韦、瑞德西韦中间体业务的信息披露不准确、不完整,且未及时澄清向辉瑞等企业供应新冠治疗药物中间体的传闻。

而财联社记者注意到,在今日下午富祥药业举行的2021年业绩会上,投资者反复追问公司是否与国产新冠特效药产业链有所关联,但富祥药业高管一些表述或引起投资者遐想,他们回复投资者公司没有和新冠口服药厂家直接合作,公司新冠药物中间体主要供应给公司参股公司上海凌富药物研究有限公司(下称“凌富”)和上海凌凯医药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凌凯”),而后两家参股公司的具体客户不便透露。但又称部分瑞德西韦中间体可以用于生产VV116(君实生物新冠药)。

富祥药业被通报批评

富祥药业此次被通报批评的事件起源可以追溯至今年1月。

1月18日,富祥药业组织开展了与投资者的交流活动。之后,市场上出现一份名为《富祥药业董事长交流20220118》的文件。《交流纪要》相关内容显示,有投资者提及“公司的新冠供货是什么中间体、供应量有多少、向谁供货”,公司回复称,向“辉瑞、默沙东、真实生物等都供货”,目前供给辉瑞的原料有三种且“已经提供了百公斤级的原料”“很快会到吨级别”。

1月19日,富祥药业股价涨停,翌日股价盘中触及涨停。

而在出现网传纪要后,富祥药业未能及时进行澄清,同时公司还在1月24日的异动公告中称,公司凭借参股子公司上海凌富药物研究有限公司(下称“凌富”)的研发基础,已经向客户供应了莫匹拉韦和瑞德西韦核心中间体样品,并通过了客户验证;与凌富开展合作,现已具备新冠治疗药物中间体研发生产能力,并期望能够进入辉瑞等企业新冠治疗药物生产的供应链体系之中;目前,富祥药业有关新冠治疗药物相关产品的收入占公司营收比重较小,对公司目前经营业绩暂未产生重大影响。

至此,市场认为富祥药业“坐实”新冠治疗药物供应链概念。

此后,富祥药业收到深交所关注函,并在回复关注函时表示,目前生产供应的用于生产新冠治疗药物莫匹拉韦、瑞德西韦的中间体产品暂未形成收入,在手订单分别为325万元和550万元,占2020年收入的比例仅为0.2%和0.4%;生产前述相关产品仅能供应给上海凌富,不能供应给其他方;均未直接或间接供应给辉瑞、吉利德、默沙东;目前富祥药业没有和辉瑞、默沙东、真实生物、吉利德签订与新冠治疗药物相关的合同。

为此,深交所认为富祥药业相关信息披露不准确、不完整,且在出现可能对上市公司股票交易价格或者投资决策产生较大影响的媒体传闻后未及时澄清,因此深交所给予富祥药业、董事长包建华、总经理乔晓光、时任董秘黄晓东给予通报批评的处分。

值得注意的是,富祥药业此前信披表现已然遭到投资者质疑,有投资者在今日下午召开的业绩会上表示:“公司前前后后发了不少消息,涉及到新冠药物生产,时而否定,时而介入,究竟是为什么?到底投入了多少物力人力和人力?前景如何?已经到了什么程度?还可能有哪些进展?”

是否最终供货国产新冠特效药企业?

事实上,富祥药业确实在供应新冠治疗药物中间体,且销售金额在增长。

根据富祥药业4月28日晚间公布的2021年度报告,公司与凌凯医药、凌富在CDMO业务达成多项合作,具体供应了瑞德西韦中间体、莫匹拉韦中间体、帕罗维德中间体等新冠治疗药物中间体(抗病毒),2022年年初至2021年度报告披露日,前述产品已签订合同金额合计2.24亿元。

与此同时,公司在年报中称,报告期内完成百公斤级抗前列腺癌(抗新冠口服药物)中间体交付。

而公开资料显示,开拓药业的抗新冠口服药普克鲁胺原用于治疗前列腺。

新的疑问由此衍生,投资者在今日下午召开的业绩会上反复追问公司和国产新冠特效药进展较快的三家企业开拓药业、真实生物、君实生物是否有合作,甚至有投资者问及公司是否给与真实生物签署协议的新华制药、华润双鹤、奥翔药业供应叠氮化钠或签订商业协议。

然而富祥药业高管的部分回复或“引人遐想”。

业绩会上,富祥药业4月13日刚上任的董秘彭云表示,公司目前未向君实生物供货,没有与真实生物、开拓药业合作,也没有向新华制药、华润双鹤、奥翔药业供应叠氮化钠。目前公司没有和新冠口服药厂家直接合作,新冠特效药原料中间体主要供应给凌富和凌凯。百公斤级抗前列腺癌(抗新冠口服药物)中间体是供应给凌凯。

与此同时,彭云透露称,目前公司向参股公司凌富供应瑞德西韦中间体,根据已公布的瑞德西韦和VV116产品生产工艺路线,VV116是基于瑞德西韦进行了结构改造从而得到的,部分瑞德西韦中间体既可以用于生产瑞德西韦,又可以用于生产VV116。

多位投资者则追问,凌富、凌凯是否将中间体供货给君实生物等新冠药企业?

富祥药业董事长、总经理包建华回应称,凌富和凌凯公司客户信息,涉及其商业信息,公司不便披露。

回应疫情影响和存贷双高

此外,对于疫情对公司影响,包建华向财联社记者表示,目前公司生产经营正常,各地疫情反复,对物流等方面产生了一定的影响。

富祥药业财务总监杨光则表示,公司参股公司凌富、凌凯严格按照相关防疫防控政策开展生产经营。目前公司与凌富、凌凯的合作项目不受影响。

杨光还在此次业绩会上回复了投资者关于存贷双高的提问。

2021年,富祥药业出现了存贷双高的情况。年报显示,截至2021年末,富祥药业货币资金为12.73亿元,有息负债合计10.02亿元,短期借款为6.15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为0.34亿元,长期负债为3.53亿元。

对此,深交所在向富祥药业发出的年报问询函中,要求公司年审会计师说明2021年末货币资金的构成情况、存储地、存储主体及其主要生产经营地、存储金额、存储方式、是否存在受限情形等。

目前富祥药业尚未回复年报问询函。

不过杨光在业绩会上表示,公司储备资金具有合理性,主要原因如下(1)公司期末货币资金中存在较大金额未使用的募集资金余额,公司期末募集资金余额7.17亿元;(2)公司存在股票回购计划(使用不低于1亿元(含)且不超过2亿元(含)的自有资金),需要储备一定的资金;(3)公司需要储备一定的营运资金以保障经营发展;(4)新冠疫情影响下,公司储备一定资金,保证公司在金融环境发生变化时能有较强的风险承受能力。

RELATED ARTICLES
- Advertisment -
Google search engine

Most Popular

Recent Comments